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最強大佬 > 第五百二十二 章 拍桌子的天子 1更
    那幾名老臣看著被天子摔落在自己面前的一份份密奏,幾人也沒有客氣,不得不說這些人真的是有一股子韌勁,既然敢來見天子,自然就不怕天子責罰。

    這會兒看著面前地上的密奏,對視一眼,將其撿了起來翻看起來。

    “兵部侍郎方源,貪污造船軍餉三十八萬兩……”

    “工部員外郎洪杰借修繕運河之便,貪污工程款項四十三萬兩……”

    一個個官員所貪墨的金銀數額列舉的詳細無比,只看得這幾名老臣臉色蒼白,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這怎么可能,污蔑,這絕對是污蔑啊,陛下……”

    一名老臣心情激動之下不禁向著朱厚照高聲大喊。

    其他幾名老臣這會兒也是一副不愿相信的架勢,倒是陳鼎還有幾名官員皺著眉頭看著手中的密奏不言不語,顯然是被這密奏當中的內容給鎮住了。

    嘭的一聲,就聽得一聲響,只見朱厚照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之上,怒喝道:“大膽,爾等竟然連朕的話都不信嗎?”

    朱厚照好歹也在邵元節的指點下修煉道家養生之法門,雖然說只是道家養生法門,可是邵元節做為道門高人,傳授給朱厚照的養生之法顯然也是高深的法門。

    道門功法偏重于養生,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修煉了道門功法的朱厚照就是手無縛雞之力啊,身體強壯的結果就是朱厚照一巴掌下去,竟然將那一張桌案給生生的拍的散架了。

    要知道宮廷御用的書案那可都是用最上等的木料,經由能工巧匠打造而成,絕對不是隨隨便便就散架了。

    朱厚照震怒之下,這段時間以來體內所養出的那一股氣息自然迸發,愣是將那桌案給拍的散了架。

    朱厚照這一震怒卻是將跪在那里的陳鼎等人給嚇了一跳,朱厚照性情寬厚,本來行事還有有些隨心所欲,但是在楚毅的影響下,朱厚照卻是有了明君之像,處事也顯得非常之穩重,如果說拋開寵信楚毅,違背祖制強行開海這一點的話,那么說朱厚照乃是大明罕見之明君也未嘗不可。

    所以說當著一眾官員的面,朱厚照甚少會發火,尤其是像今天這般雷霆震怒,說實話還真的是第一遭。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陳鼎耿直,但是并不傻,他之所以前來就是因為他對大明忠心耿耿,不愿意朱厚照行差踏錯,如今確定那些被錦衣衛、東廠所抓的官員皆是罪有應得之輩,陳鼎自然是沒有什么意見。

    眼看天子震怒,陳鼎連忙開口勸慰天子。

    朱厚照一甩衣袖,面色陰沉的看著陳鼎等人,對于陳鼎,朱厚照那是再清楚不過其性情了,所以說即便是再怎么的震怒,對于陳鼎,朱厚照也沒有太多的責怪,但是其他的幾名隱隱有倚老賣老,大有逼宮之嫌疑的老臣,說實話,朱厚照卻是憋著一股子火氣。

    冷哼一聲,朱厚照沖著其中一名老者道:“孫侍郎,韓御史,你們且說說看,以洪杰、方源他們的所作所為,東廠、錦衣衛將他們給抄家押入大牢之中,有錯嗎?”

    孫仲也就是那位孫侍郎,昂著頭看著朱厚照道:“陛下,臣懷疑這些證據乃是東廠、錦衣衛所偽造的……”

    嘩啦一聲,就見朱厚照一腳踢在地上那散架的桌案之上,當即將那桌案給踢得七零八落,甚至有木板砸在幾名官員身上。

    “孫仲,你好大的膽子……”

    這會兒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突然之間站了出來,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指著孫仲怒罵道:“好你個孫仲,陛下若是想要冤枉他們的話,又何須錦衣衛、東廠,你們要記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朱厚照這會兒已經恢復了平靜,但是傻子都能夠看得出天子必然是醞釀著無邊的怒火,只不過是沒有發泄出來罷了。

    朱厚照笑了,臉上的笑容卻是讓一眾人心中生出幾分寒意。

    陳鼎看著朱厚照的神色,心中隱隱覺得有些不妙,正要開口,可是這會讓朱厚照看了陳鼎一眼,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道:“來人,陳大人年事已高,且送陳大人回府歇息!”

    微微一愣,陳鼎不禁開口道“陛下,臣……”

    可是這會兒兩名內侍上前,沖著陳鼎道:“陳大人,請!”

    陳鼎能夠感受到朱厚照的決心,心中一嘆,起身沖著朱厚照一禮,隨著那兩名內侍轉身而去。

    孫仲、韓吏等人見狀不禁下意識的向著陳鼎道:“陳大人……”

    陳鼎可是他們當中地位最高的,畢竟陳鼎乃是內閣一員,又執掌戶部,在文武百官當中那也是權勢赫赫的存在。

    現在陳鼎一去,他們一眾人雖然說也差不多多少,但是卻明顯有些底氣不足起來。

    要知道陳鼎所執掌的戶部那可是真正的實權部門,尤其是在如今國庫充裕的情況下,陳鼎可以說掌握了國庫大量紋銀的保管、調撥,不知多少官員要求著戶部能夠給他們調撥紋銀、

    畢竟調撥多少銀兩或許陳鼎做不了主,可是什么時候調撥卻是由戶部說了算,歸根究底也就是又陳鼎說了算,若是陳鼎開口,一筆本該年初調撥的銀子,即便是給你拖到年中乃至年尾也不是不可能。

    陳鼎離去,他們這些人要么是一個部門的員外郎,要么就是侍郎、或者就是御史,卻是沒有一個獨當一面的高官。

    很明顯這些老臣都是各部的副手,并非是那種實權在握的官員,也就是這些看不清形式或者說是倚老賣老的老資格才會在這個風頭上前來壞天子的心情。

    楚毅出征在外那么久,如今即將歸來,傻子都能夠看得出,朱厚照搞出這么大的動靜,說到底皆是為了楚毅。

    楚毅同朱厚照兩人之間的情分,滿朝文武那是看的分明,找楚毅的麻煩,還不如直接找朱厚照的麻煩呢。

    如果說激怒了朱厚照的話,以朱厚照的性情或許會網開一面,不予追究,但是如果是因為楚毅的事情而得罪朱厚照的話,那么朱厚照可就沒那么好說話了。

    派人送陳鼎出宮,朱厚照看著御書房當中跪在那里的一眾官員,猛地一甩衣袖沖著谷大用道:“谷大伴,給朕盯著他們,讓他們好好的看一看他們所擔保的洪杰、方源等人到底都做了哪些天怒人怨之事,好好的想一想,究竟是他們罪有應得,還是朕冤枉了他們!”

    朱厚照轉身離去,他怕自己如果再呆下去的話,看著這些官員,他會忍不住雷霆震怒,到時候會下令將這些人給亂棍打死了。

    走出了御書房,朱厚照吐出一口濁氣,心中的怒氣消散了幾分。

    就在這會兒,一名內侍匆匆而來,看到朱厚照的時候連忙上前沖著朱厚照行禮道:“奴婢白見陛下。”

    朱厚照擺了擺手道:“起身吧。”

    對于身邊的近侍,朱厚照素來寬宏,很多時候并沒有將這些人當做奴仆,而是看做朋友一般。

    “陛下,錦衣衛消息,大總管已經歸來,如今正在天津港歇息,不出意外的話,將在明日抵京!”

    哪怕是早就知道楚毅很快就會歸來,可是聽到楚毅已經抵達了天津港,明天便可以抵達京師,朱厚照臉上仍然是忍不住的浮現出幾分歡喜之色道:“朕的楚大伴終于回來了!”

    說話之間,朱厚照帶著幾分興奮道:“傳朕口諭,命禮部即刻開始籌備迎接楚大伴凱旋歸來的儀式,一應花費,皆走皇家內庫。”

    朱厚照一想到楚毅馬上就要歸來,忍不住的放聲大笑了起來,卻是將方才的不快給拋之腦后。

    甚至朱厚照的大笑聲這會兒傳入到御書房之中,卻是讓孫仲、韓吏等人一愣,他們可是親眼看到朱厚照一臉怒容的離去的,可是這會兒卻是傳來朱厚照的笑聲。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夠讓天子心情變化如此之快!

    一名老者跪在那里,聽到朱厚照的笑聲不禁呢喃一聲道:“楚毅回來了!”

    雖然說那老者的聲音并不大,誰讓御書房當中靜悄悄的呢,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聽得到。

    這會兒老者的話一出口,一眾人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同時臉上也流露出恍然之色來。

    正如這名老者所言,想一想的話,能夠對朱厚照有著這般的影響的,數遍天下,滿朝文武當中,除了楚毅之外,根本就想不到有第二人。

    站在那里的谷大用領了天子的命令,監督著幾名官員,神色變得有些陰郁起來,掃了那幾名官員一眼,聲音陰冷的道:“諸位大人有功夫關心其他,還不如關心一下自己的好!”

    楚毅歸來,朝中文武肯定會有大量的官員不喜,畢竟這滿朝文武當中,本身就有大半的官員對他不喜,哪怕是經過這近一年時間當中幾番調動,自底層調了不少官員上來,可是仍然有官員不喜楚毅,這種情況下,這些人聽到楚毅歸來,心情會好才怪了呢。

本章網址:http://www.zxogkg.live/9_9984/11439788.html
奇書網:www.zxogkg.live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二分彩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