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鬼眼神探 > 第二百一三章 父親的復仇
    我們在村里一路打聽,原來半個村莊都姓秦,我問其中一戶人家最近誰家舉行過葬禮?那人眼神游離,連忙說不知道,然后把門關了。

    秦家人都是沾親帶故的,他們肯定知道什么,卻又不肯告訴我!

    問了一圈,村里人就像防賊一樣防我們,正一籌莫展的時候,我看見孫冰心蹲在一棵槐樹下面對一個拖著鼻涕的小男孩說話:“小朋友,姐姐問你點事,然后給你買糖吃好不好?”

    小男孩連連點頭,孫冰心問道:“最近誰家死人了?”

    小男孩一指正前方的大院子,孫冰心笑著摸摸他的腦袋:“真乖!”然后掏出五塊錢給他買糖。

    我笑道:“你可真有辦法!”

    我們來到那個大院子,敲了敲門,一個鬢角都是白發的中年男子來開門,冷冷地問道:“找誰?”

    我禮貌地說道:“大伯,問你幾句話,你家最近出過殯嗎?”

    “大過年的,你咒我啊?滾!”

    中年男子說著就要關門,我用腳抵住門,他關門力氣很大,疼得我眼淚都要下來了,我亮出證件,說道:“請你配合一下!”

    男人臉色一變,生硬的道:“我家最近沒死過人!不信你可以到村里打聽一下。”

    我盯著他的眼睛道:“你的頭發是剛剛變白的吧,最近是不是有親人去世了,我猜是你女兒吧?她認識了一個網友,然后為情自殺了。”

    這些都是我的推測,一個農村女孩和一個韓國人能怎么認識,網戀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男人咬了咬嘴唇:“沒有這種事情,你們找錯人了!”

    說完把我推出去,重重地關上門。

    他的表情完全出賣了他,可就是不承認,真是死鴨子嘴硬。我有點一籌莫展,整個村子一致對外,問也問不到什么,孫冰心說道:“要不回去申請搜查令吧!”

    我說道:“眼下沒有掌握關鍵證據,怕是申請不下來,況且這得費不少時間,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孫冰心急道:“那怎么辦,嫌犯明明就在眼前!”

    我嘆息一聲,沒有黃小桃在,我才感覺到她的重要性,我們只好打道回府。

    剛走到村口,老幺便打來電話,興沖沖地說道:“小宋宋,我查到了。”

    他告訴我南江市最近只有一起韓國人失蹤案,失蹤這人名叫鄭在鎬,是個留學生,年齡二十歲左右,我叫老幺把照片發給我。

    一會兒功夫,我收到了照片,果然是死者,孫冰心拍著手叫道:“宋陽哥哥,你真是神速啊!”

    我笑而不語,老幺黑大使館數據庫屬于違法手段,被韓國知道是要抗議的,不走正常程序當然神速了。

    我說道:“咱們再殺個回馬槍!”

    孫冰心幽怨道:“那大叔肯定不會開口的。”

    我笑道:“看我略施小計!”

    我們回到大叔家,我敲開門,他一臉厭煩地道:“怎么又是你們?都說了我家沒死過人。”

    我舉起手機,給他看鄭在鎬的照片,問道:“這人你認識吧?”

    他的瞳孔收縮了一下,但不出所料,果然還是否認:“從來沒見過!”

    我冷笑一聲:“是嗎?他現在已經報案了,要控告你綁架、限制人身自由罪,他是個韓國人,涉及到外交問題,公安局肯定會查得特別仔細。你是想在家里談,還是過兩天去局里談,等警車開進村里把你帶走,恐怕影響不太好吧。”

    大叔破口大罵:“死棒子,是他害死了我女兒,我只是教訓他一下而已,居然反咬一口。”

    大叔自知失言,支支吾吾地說道:“你們進屋說吧!”

    我們來到屋里,客廳里沒點燈,光線昏暗,我聞到一股紙錢和紅燭的氣味,冥婚應該就是在這里舉行的。

    大叔捧出一張遺相,上面是一個笑顏如花的花季少女,他悲傷地說道:“這是我女兒秦露。”

    他告訴我們,秦露今天剛剛高中畢業,準備考城里的衛校,在城里一邊打工一邊復習功課。秦露是他的掌上明珠,秦大叔有空就去城里看望女兒,但是最近秦露卻變得怪怪的,茶不思飯不想,經常一個人對著鏡子傻笑,這一切瞞不過父親的眼睛,他知道女兒肯定是戀愛了,女兒大了,他也無權干涉,只是叮囑女兒獨自在外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沒想到一個多星期前,城里的警方通知他們去認領秦露的尸體,對他們一家人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秦露的母親當時就腦血栓發作躺進醫院了。

    秦露是在一條河里被打撈上來的,經法醫尸檢判斷是自殺。秦大叔接受不了這樣的事,于是打開秦露的電腦,一條條翻看聊天記錄,翻看她寫的日志,想知道女兒是怎么死的。

    原來秦露在網上的英語論壇認識了一個韓國留學生,兩人平時都是用英文交流,那個男孩在網上把自己包裝成一個韓國富二代,發了許多ps過的帥照,秦露和不少女生一樣都喜歡看韓劇,被這個‘長腿歐巴’迷得神魂顛倒,對他百依百順。

    一個月前,這個留學生來到南江市,和秦露發生了關系,還說自己信用卡被凍結回不了國,秦露把自己幾千塊生活費全給他了。

    沒想到這個留學生是個禽獸,只想玩遍中國女人,拿錢走了之后就再無音信。秦露悲憤不已,發了許多郵件都石沉大海,她覺得自己被騙了貞操和感情,沒臉回家見父母了,于是就自尋短見了。

    知道真相之后,秦大叔悲慟萬分,用他自己的話說,當時那兔崽子要是在面前,他上去就把他的脖子扭斷了!

    秦大叔發動家里所有人去找這個兔崽子,皇天不負有心人,原來這人名叫鄭在鎬,就在南江市一所大學讀書。秦大叔很想宰了這個棒子,用他的腦袋祭奠女兒,可是他知道殺人犯法,于是想了一個最好的報復手段。

    年前的一天,鄭在鎬從學校出來,埋伏在一輛面包車上的秦家人把他拖上車,強行帶到這里。鄭在鎬一路都在用棒子語嘰哩呱哇地說話,但他們也聽不懂,權當作畜牲在叫喚。

    他們把鄭在鎬關在柴房里,然后開始準備一場婚禮,除夕晚上,他們強行給鄭在鎬穿上新郎官的衣服,逼他和新娘打扮的秦露拜堂成親,然后一起封進棺材里面,抬到山上去埋了。

    整個過程中,鄭在鎬嚇得快要瘋了,不停地乞饒。

    秦大叔并沒有真的打算要他殉葬,棺材沒有釘釘子,而且上面只蓋了一層薄薄的土,他完全有能力自己逃出來。

    這樣做就是要給他一個教訓,讓他別再干這種欺騙感情的事情!

本章網址:http://www.zxogkg.live/10_10511/8269465.html
奇書網:www.zxogkg.live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二分彩怎么看